Antinomy二律背反-望月朔夜個人

歡迎光臨,請慢坐<(_ _)>

八八節限定無料-刀劍亂舞小說本 【我が刃は岩をも断つ!】

88無料


書名:我が刃は岩をも断つ!
作者:望月朔夜
類型:小說
原作:刀劍亂舞
取向:正經向
配對:無
尺度:全年齡
字數:四千字
規格:A5
頁數:12
價格:無料

====索取之辦法====


因為這場是綜合場,我不想發給審神者以外的人,所以請到攤位上回答跟石切丸有關的問題。
題庫有5題,我隨機抽問,答對1題就可以把無料帶走。
但是連續3題都沒有答對的話,要在現場正確唸出這次無料的名稱才可以帶走喔!


====題目與解答====

題目:
1、石切神社位在日本的哪個行政區? (答前2字即可,不用加都道府縣)
大阪
2、無料的名稱是石切丸在什麼場合出現的台詞?
會心一擊
3、石切神社裡有叫做百度石的石頭,請描述一下那是做什麼用的
繞行兩顆百度石100圈達成"百度参り"可以實現願望(健康相關)
4、請答出石切丸的繪師的名字
細越裕治
5、請答出石切丸的聲優的名字
高橋英則

====全文 下收====



※DMM網頁遊戲【刀劍亂舞】二創衍生物
※石切丸中心,正經向無CP
※含有大量私設定跟少量考據






  「好!這樣就完成了!」
  悶熱的木造工作室裡,整齊地擺放著各式工具,餘燼中黯淡的橘紅色光點蠶食著最後的碳屑,工作室一角,沒能成為『刀』、稱為試作品的鋼條堆疊成一座小山。
  兩名汗流浹背的男子蹲踞在石製平台旁,年長者斜者臉反覆檢視刀背及刀刃。
  「太好了呢!父親大人。」
  「說過多少次了,在這裡不要稱我為父親。」
  「是的,宗近師匠。」
  身著淡萌黃狩衣,頭戴黑色垂纓的男子始終不發一語地站在一旁觀看,刀匠與學徒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但他早已習慣被人類無視。

  ──這兩位是宗近大人跟有成大人吧?所以這振大太刀是……我嗎?怎麼回事?剛鍛造出來的新成物不該有靈才是。

  石切丸緩緩走向前去,手伸向尚未製作柄卷的刀莖,指尖毫不意外地直接穿了過去。

  ──喔呀、果然這裡不是現實呢。就算身為付喪神碰不到人類,不可能連自己的本體都碰不到。這段已經沉睡千年的記憶,是誰讓我看的呢?
  場景一轉,這次石切丸來到了陌生的庭園,從建築的樣式看起來,大概是哪個武者的侍屋敷吧?周遭還有幾個人,兩位神社的神官、貌似屋主的高大男子以及三条宗近。
  宗近手中握著一振大太刀,金色漆塗的鞘配上黑鐵的鐔,下緒使用的是金色的正絹。他將大太刀交給高大的男子。
  「雖然知道您不喜歡做這種事,但實在找不到更適合的人了,所以這次還是只能拜託您啊。」
  「宗近大人客氣了,這傢伙不是殺人武器不要緊。不過我想不透啊……奉納用的刀不是擺在那裏就行了嗎?為什麼還要試刀?」
  「因為我希望這孩子是能夠配得上那裏的刀。」
  「石……等等、您是認真的嗎?弄不好的話它會在這裡折斷啊!」
  「您這是在懷疑我的技術嗎?」
  「不敢,只是萬一在神官大人面前失手的話……」
  「不會失手的,請您放心地斬下去吧。」
  「好吧。那麼、一樣先從草蓆開始。」
  高大的武者拔出大太刀。那個長度、反、刃紋,石切丸一眼就認出那是自己。

  ──啊、原來我的拵有換過嗎?

  武者先是空揮了幾下,接著在一瞬間,一個箭步向前,固定在木樁上的草蓆就成了兩半。再一個回身,連上半部的木樁也工整地被切下。
  「不愧是宗近大人打造的刀啊,還好這東西要送進神社,不然不知道要奪去多少人性命。」
  「那麼、接下來……」
  武者的目標轉向事先準備好,放置在木製平台上的岩石。岩石比人頭要大一些,是宗近讓僕役從附近河裡找來的,為了運送到武者家可費了一番功夫。
  武者看起來有些緊張,不過在場最緊張的應該是在一旁觀看的兩位神官,看樣子本來只是負責來把奉納刀帶回去,而不知道宗近打算試刀。坐在一旁的三条宗近則是老神在在地搧著扇子納涼。
  石切丸一樣不怎麼緊張,因為要是這時試刀失敗的話,自己就不會站這裡了。

  ──從剛才的對話看來,是宗近大人要求斬斷岩石的吧?意外地是個亂來的人啊……
  武者輕輕閉上雙眼調整氣息,接著,一樣是一個箭步躍向前,一大片岩石從平台上滑了下來,掉落在地上。

  「喔喔!好厲害!」
  「太好了!成功了啊!」
  兩位神官爆出歡呼聲,武者看向刀身,僅有一些小擦痕,刀刃完全無損。
  「確實是符合『石切丸』這名字的好刀啊。」


  場景一轉,接下來石切丸看見的是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石切劔箭神社』。我回來了嗎?不、附近的風景好像不太一樣……

  側殿裡傳來一些聲音,石切丸上前去,隔著窗櫺查看。
  裡面坐著三位男子,裝束看起來是神主的中年男性跟梳著月代頭的武士在交談,一旁看起來像浪人的男子低頭不語。
  在側殿外聽不見交談內容,石切丸便穿過牆進到室內,這時浪人站起來殺氣騰騰地看著石切丸。
  『喔呀?你看得見我嗎?浪人。』
  『只是死了主人,有必要說得這麼難聽嗎?』
  見神主跟武士絲毫不在意浪人突然站起來的舉動,石切丸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不是人類。看見武士手邊盛裝著太刀的木匣,石切丸更加確定眼前的浪人是跟自己相同的存在。
  『看來是預定要奉獻給饒速日命的刀啊……都要住進神社了,殺氣這麼重不太好。』
  『少囉嗦!又不是俺自己想來的!』
  浪人跳起,直直向石切丸的面門襲來。
  『哎呀,我沒有上過戰場,可不可以不要欺負我呢?』
  話雖這麼說,浪人的這一擊卻被石切丸硬生生地擋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你這傢伙到底是……』
  『靈之間的戰鬥靠的是靈力。在問別人的名字之前,應該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吧?』
  『聽到可不要嚇到了啊!俺是鼎鼎大名惡源太的佩刀,石切丸!』
  『喔呀,還真的嚇了我一跳。你居然跟我同名耶,真是太巧了。……啊、不對。就是因為叫做石切丸才會來這裡的吧?所以我們的相遇應該是必然呢。』
  『你這傢伙是在碎碎念什麼?慢著、你是石切神社的大太刀石切丸的話……我聽過你!你是真的切了石頭的那傢伙!』
  『好像有這麼回事吧?說真的,神社以外的事情因為太久遠我都記不太清楚了……那是很厲害的事情嗎?』
  『什麼很厲害,光是宗近大人親手打造這件事就很不得了了吧?況且一般的刀才不會拿去斬石頭。』
  『那麼一般的刀會做些什麼事呢?可以請你告訴我嗎?源義平之刀。』

    【世間的任何事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盡自己的本分。】

  這是成為神劍之後,產生自我意識的石切丸聽見的第一句話──來自饒日速命的教誨。
  石切丸來到神社以後被供奉在本殿裏,平常的工作就是祈禱。
  如果可以參加祭典的神樂,也許日子會有趣一些吧? 但是大太刀長度的關係,經過鍛練的武者要揮動都有些困難了,更何況是文弱的神社神官。所以就連難得的祭典,石切丸也只能在一旁看著。

    他能做的事只有祈禱。

  如果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紛爭,也許就這樣平淡的過下去也不錯。
  但是源義平的刀出現了。
  這個算是自己侄兒輩、被源家武將持有的刀,講述著外面人類的紛爭,講述著自己跟著年輕又英勇的主人上戰場斬殺敵人。

  ──啊……那才是作為『刀』生存的方式啊……

  雖然長年修行有著出色的靈力,但是器物終究是器物,無法自行離開神社,就算離開了也沒有地方可去。

  ──但我最初就是作為神劍而生的,也只能繼續下去了,在這裡守護大家的健康,這才是我的本分。


  周遭的景物再次轉動了起來,停下來的時候,石切丸依然站在神社的側殿裏,擺設是自己記憶中的樣式,神主也是現任的那一位。
  穿著深灰色西式套裝的女子將文件交給神主,只見神主看完文件,面有難色地摘下老花眼鏡。
  「因為祂已經在這裡超過千年了,這實在不是我一個人能夠決定的事啊。」
  「怎麼會?您不是神社的負責人嗎?」
  「我只是神社的管理者,神劍石切丸可是神明大人的佩劍啊!居然說要借去對抗歷史修正主義者什麼的……」
  「上面的命令要借走石切丸,我只是代為轉達而已,連熱田神宮那裏都已經答應借出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了,我不認為你們無法配合。」
  『怎麼回事啊叔父?這女人一大早在跟神主吵什麼?』
  聲音的主人是義平的刀,雖然外貌沒什麼改變,但經過長年的修行,性格溫順了許多。
  『啊,你來得正好,他們正在說你的事情呢……看樣子你終於能如願離開這裡了吧?難得同個屋簷下有血親的說……』
  「可是再怎麼說大太刀石切丸也是御神體。熱田神宮借出的刀是收藏品,這兩者不能比較啊……」
  『咦?要出借的居然是我嗎!?』
  在政府公務員的施壓下,石切劔箭神社慎重地舉行了占卜儀式,向主神饒日速命詢問是否願意出借神劍。
  最後,主神饒速日命同意了,大太刀石切丸就這樣被帶到政府機構存放。


  石切丸睜開眼睛,這次身在陌生的鍛刀房。
  拿著槌子的矮小男人應該是刀匠吧?另外還有一位白髮白衣的武者跟一位身著緋袴的巫女。

  「我叫石切丸,有希望治療的疾病嗎?」
  「嚇了一跳對吧?這次可是大太刀喔!所以別再抱怨我只會帶打刀來了。」
  「好啦好啦,回去之後我把最好的刀裝都給你就是了。」
  「喔呀……看來不是參拜者呢。」
  「大太刀石切丸啊,這裡是本丸,不是你待的神社。而我是你的新主人,你可以叫我審神者。你來到這裡的目的是協助我穿越時空,擊敗歷史修正主義者,保護歷史不被改變。這位是我目前的近侍|太刀鶴丸国永,等一下會帶你認識環境,不過他的個性不太正經,不要被他嚇到了喔?」

  ──審神者、刀、穿越時空、歷史修正主義者……

  在本丸由刀匠之手重生的石切丸,有了跟以往不同的新任務──戰鬥。

  「我明白了,只要替部隊除厄就可以了吧?」
  來到本丸的當天,石切丸就因為人手短缺的關係,被編入隊伍上陣。

  ──可是我從來沒有上過戰場,要我戰鬥真的沒問題嗎?

    【世間的任何事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盡自己的本分。】

    刀,最初是作為工具以及武器被發明的,戰鬥是刀的本分,是自己在此重生的意義。

  看著對面慘綠色的異形,石切丸輕輕閉上眼睛,回想自己唯一的的那一次,斬斷岩石的攻擊。
  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一個帶著跳躍的箭步,揮砍。一瞬間,三個異形倒下了,連掙扎都沒有。
  「這是盡了作為武器的本分的結果啊。」


  ──就算沒上過戰場、就算只擅長神事也沒問題的,因為我是刀,是貨真價實的武器。


                               ──【完】




後記:
  日安!把拔節快樂!這裡是一晚飆完以上三千五百字無料的朔夜。
  希望那個奇怪的索取條件沒有難倒各位啊……不過可以看到這裡的審審們應該是平安通過了吧w
  這次的無料寫的是石切丸從誕生到進入本丸的心路歷程(?),文章在來到陌生的鍛刀房以前的部分全部都是夢境。至於讓石切丸看見這些夢境的是誰呢?是刀匠?審神者?或是饒日速命?我沒有預設立場,請各位自己想像吧。
  接下來補充一下幾個配角的設定。
  三条宗近──宗近的個性是用三日月的感覺去寫的。平安時代貴族的興趣大多是些風雅的嗜好,像是寫詩歌、演奏樂器、練香、書畫,就算是喜好體能活動的貴族也是蹴鞠、鷹獵、騎馬、弓道等競技。我想閒暇時喜愛鍛刀的宗近,應該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吧? 試刀的武者是宗近的朋友,身材高大武藝超群,只是幾年前信佛教後退隱了,本來不願意再碰武器,因為這次要試的是奉納刀才勉強答應。
  太刀石切丸──這邊設定的源義平之刀是石切神社會拿出來展示的那一把太刀,也是雜誌上介紹三条有成鍛造的那一把,人設外觀源自細越老師繪製的太刀石切丸(長得像死神路克,狂野的肌肉男),不過老師沒有那張圖特別說明,以後大概會被打臉吧? 三条有成則是設定成宗近的兒子兼徒弟,所以後來這把太刀稱石切丸為叔父。
  鶴丸国永──鶴丸是我第二把太刀,我超歐的有沒有!(被毆)
  審神者──其實我的ID同筆名,因為沒有特別喜歡石x審所以在這裡最初讓他喊的是審神者。但是祈禱需要知道被加持者的名字,審神者後來被石切丸知道名字後,他改口喊了望月殿。

  最後感謝喜歡石切丸的你!歡迎加入石切教!

                         審神者望月朔夜 貳零壹伍年柒月廿三日 筆
                         作者噗浪 http://www.plurk.com/sakuyo
                   二律背反社團公式 http://sakuyo147.blog132.fc2.com/
  1. 2015/07/31(金) 12:48:59|
  2. 新刊試閱
  3. | 引用:0
  4. | 留言:0
<<復活雙艾剪影壓克力吊飾 | 主頁 | 刀劍亂舞 透明DOT大頭壓克力 (小狐丸、岩融、今劍)>>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akuyo147.blog132.fc2.com/tb.php/97-b906348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望月朔夜

Author:望月朔夜
明明有梗可以出本的
為什麼老是在出周邊呢ˊˋ?

最新文章

類別

未分類 (2)
新刊試閱 (12)
周邊介紹 (22)
CWT相關情報 (1)
ONLY相關情報 (0)
其他綜合場次 (0)
短篇隨筆 (9)
社團其他雜項 (5)

搜尋欄

PLURK

Plurk.com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