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omy二律背反-望月朔夜個人

歡迎光臨,請慢坐<(_ _)>

浴室怪談

*星幽界
*一般向無CP
*一點都不恐怖的鬼故事
*登場角色:雙艾、恐怖雙子、沃肯、康拉德、(?)







最近......宅邸中供男性戰士居住的東館不太平靜.

「我說真的!為什麼你不相信我?」
「既然你看到了,那麼那東西長什麼樣子?弗雷特里西.」

走廊上弗雷特里西扯著伯恩哈德的大衣,似乎在爭論什麼.

「怎麼了嗎?」
難得看見兩位前輩起爭執,艾伯李斯特湊了過來.
「他說看見幽靈.我覺得應該是住在別館的魔物迷路闖進來.」
「不是魔物!!至少大小姐的卡冊裡沒有那種東西,一定是幽靈啦!!」
放開伯恩哈德的大衣,弗雷特里西轉向艾伯說著.

艾伯是宅邸中等級最高的角色,或許他能把那東西趕走. 沒有取回任何記憶的弗雷特里西是這麼認為的.

「我們都死了喔?某種意義上我們也是幽靈啊...」
大概是年輕時長期受伯恩哈德的指導的關係,艾伯似乎也不認為弗雷特里西看到的是什麼奇怪的東西,況且他常常喝酒,有極高的機率看錯.

「不不不...住在這裡這麼久,我沒見過那樣的傢伙.而且...人的臉怎麼可能白的像紙一樣?」
「啊、我好像有看過那個.」
艾依查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插了這麼一句.
「對吧!!!艾依查庫也這麼說了!真的有那個啦!」
「所以是怎樣的東西呢?艾依查庫.」
比起弗雷特里西,艾依查庫的話可信度比較高,至少他沒膽對艾伯李斯特說謊.
「前天我半夜起來喝水,經過廁所的時候,洗手台前面站了一個人,頭髮很長,穿著白衣服,臉...就像弗雷特里西說的,白得跟紙一樣,還有奇怪的疤痕.」
「對對對!就是那個樣子!!這下你總該相信我了吧?伯恩哈...伯恩哈德?喂!伯恩哈德!!」
「艾依查庫!快去叫音音夢或是沃肯過來,師傅他失去意識了!」

在場的兩人合力把伯恩哈德搬回臥室後,艾依查庫帶著沃肯回來了.
初步檢查沒有什麼大礙,沃肯給伯恩哈德注射一些藥劑後,就讓所有人離開房間,讓伯恩哈德一個人躺著安靜休息.

「我說...老哥他該不會是因為不相信那個東西所以被詛咒了吧?」
「不,那只是驚嚇過度的症狀,並不是你口中說的那些超自然力量造成的.」
「可是老哥是那種體質...連隊出勤的時候他常常可以感覺到其他人無法察覺的東西,這是他自己告訴我的.」
「可是連隊在對付的東西是魔物,而不是幽靈吧?教官.」
「幽靈也是魔物的一種吧?你有看過卡冊裡魔物的說明文字嗎?有好幾種都是死去的亡靈變成的.」
「那不就是魔物了?」
艾伯李斯特回想一開始伯恩哈德的說法,推了下眼鏡.
「可是大小姐的卡冊上沒有那種東西啊!!應該要想辦法解決它吧?」
「嗯...總之先去目擊地點看看好了.」

沃肯表示還有私事要處理所以先離開了,剩下的三個人來到宅邸東館的公用衛浴間.

「它那個時候就是站在這裡,然後稍微彎著腰.」
艾依查庫走到"它"站過的地點,然後模仿起"它"的姿勢.
「艾依查庫你不要學啦!!這樣對那個不禮貌,我擔心你會有危險.」
「我也覺得你不要站在那裏比較好,可能會破壞附近留下的痕跡.」
艾伯李斯特仔細查看著洗手台周遭、鏡子、燈.但是都沒有可疑的痕跡.

「你們兩個是同時看到它的嗎?」
「不,我是昨晚看見的...」
「所以說是只有晚上會出現嗎...如果是白天的話應該也會有其他戰士看到.」
「所以我就說是幽靈.」
「如果真的是幽靈而不是魔物的話我就沒辦法了,應該要讓專業人士來.前陣子不是有個神父來到宅邸嗎?拿棍子的那個.你要不要問問看他懂不懂驅魔?」
「嗯,好主意.」

於是三人來到了康拉德的房門口.

「康拉德,你在嗎?」
打開門的是一位淡褐色短髮,有著健康氣質的青年.

「出任務?」
「嗯...那個...請問康拉德在嗎?」
「不、」
艾依查庫阻擋擋在艾伯跟青年之間.
「你是誰?在康拉德的房間做什麼?你怎麼混進宅邸的?」
「...........................」
青年沉默了幾秒鐘,然後把手圈在眼睛周圍.
「我還沒化妝,總之我是康拉德本人.找我有事嗎?」

艾伯見狀馬上把艾依查庫的頭壓下去.
「咳、失敬了.是這樣的...請問你會驅魔嗎?」

「那是成為神父的基本技能,魔鬼殘害並誘惑著神的子民,企圖讓神的子民脫離世間的正道.唯有...」
「很好,那麼幽靈的話應該也沒問題吧?」
聽見康拉德開始試圖傳道,弗雷特里西趕緊把話題拉回重點.
「徘徊在世間孤苦無依的靈魂,必須讓他們接受最後的審判.」
「衛浴間深夜時會出現幽靈,可以請你想點辦法嗎?」
「這是為了彰顯神的力量,請務必讓我把這可悲的亡靈導向正途.」
「真是太感謝你了! 那我們晚上再過來找你!」
「讚頌神吧,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虧你還能跟他溝通啊...教官,我跟艾伯都不知道怎麼應付他突然開始傳道.」
「可能是我特別擅長處理怪人,所以才被派去管你們這群小鬼吧?」
「對幽靈就不擅長了,弗雷特里西.」
「你這眼鏡就只知道嗆我.」


深夜,四個人聚集在康拉德的房門口.

「師傅您的身體真的沒問題嗎?不是才剛恢復意識不久?」
「躺這麼久現在要我回去睡,我也睡不著.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多一個戰力也比較安全.」
「不要再昏倒一次變成扯我們後腿就好.」
「注意你的禮儀,艾依查庫.」
「我說實話嘛,兇屁喔.艾伯愛生氣.」
「好了,不要再吵了.我敲門了喔.」
制止小鬼們的爭吵後,弗雷特里西打算敲門把康拉德叫出來,不過門還沒敲下去就被打開了.弗雷特里西的指關節就這樣敲在康拉德的頭上.

『叩叩...』

「..........」
「........呃...對不起.」
「......人到齊了,我們可以出發?」
「對,時間差不多,應該遇得到那個,到時候就麻煩你了.」
「這是神的旨意,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

為了避免驚擾其他戰士的休息,五人輕步穿過走廊及樓梯,然後停駐在衛浴間門口.

「怎麼樣?伯恩哈德.裡面有東西嗎?」
「的確有東西...只是...」
「我也有聞到味道喔,香香的.」
「香味應該是誰晚上洗澡時留下的沐浴精的味道吧?」
「不是沐浴精的味道,我覺得聞起來像藥草.」

「所以誰要開門?」

「這時應該交給專家,康拉德,你開門吧?」
「不,標準流程應該是其他人開門,這樣惡靈攻過來時我才能立即施術應戰.」
「會攻...攻過來嗎?」
「如果他只是固定這時間出現在這裡的話,應該不是太兇暴的靈.」

「那麼我來開吧,在場的人裡,我的防禦力最高.」
「不行啦艾伯!讓我來開就好.」
「艾依查庫.去後面.」
「是...」

「師父跟弗雷特里西去看著窗戶吧?如果他從窗戶逃走的話至少還能追擊.」
「有道理.」

伯恩哈德跟弗雷特里西走到稍遠一點的走廊,隔著窗監視著衛浴間對外的窗戶.

配置完成後,艾伯對著康拉德使了個眼色,然後把門稍微打開一個小縫.

洗手台前的確有東西,正如艾依查庫所說,它有著一頭及腰的長髮,穿著白色寬鬆的衣服,微彎著身子把臉湊在鏡子前方.
突然,它停下動作站直了身子.

「被發現了?」
艾伯壓低音量悄聲地確認狀況.

「不一定,如果它看過來,你就用力把門推開然後往走廊跑.」
「了解.」

「艾伯...有點可怕耶...」
「不是叫你去後面了嗎?」
「我要在艾伯旁邊啦!」
「噓...又有動靜了.」

"它"在洗手台周遭摸索著什麼東西,然後到垃圾桶旁把手上的東西放進去,它走過窗前時,從反射的月光可以看得出它的手既黏滑又濕潤.

「說不定不是幽靈,可能是魅魔族的吧?」
「所以你說它手上的是某個倒楣鬼的"嗶--"?」
「嗯.」
「難怪它會出現在男性居住的東館...等等,就某方面來說這個比幽靈還危險啊!」

「對,所以女性魅魔通常不會由神父處理.我要告辭了.」
「幹!你要落跑喔?」
艾依查庫抓住康拉德的腳踝不讓他離開,結果這舉動讓康拉德絆倒,掉落的金屬棍棒發出巨大的聲響.

『匡噹!』

這聲音也驚擾了衛浴間裡的東西,它猛然地看向門口.

那張臉比白紙還要慘白,兩頰上有著浮凸的疤痕,沒有嘴唇,嘴部只是一條切開的隙縫,鼻子塌到無法確定本來的位置,眼睛大得嚇人,而且沒有眉毛.

艾伯李斯特忘了作戰計畫因康拉德企圖退出而改變,他依照原先的預定,用力打開衛浴間的門接著往後跑.

『碰!』

「啊!!!!!!!!!!!!!!!!!!!」
「啊!!!!!!!!!!!!!!!!!!!」
『啊!!!!!!!!!!!!!!!!!!!』
趴伏在地上的兩人與衛浴間裡的東西同時大叫.

稍遠的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聽見慘叫聲,又看見急忙逃走的艾伯.心想一定是攻堅失敗了,康拉德跟艾伯李斯特都沒能擋住所以也跟著逃.









你問我那東西是到底什麼唷...
好吧,有膽子的>>自己點進去<<看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遊戲娛樂

  1. 2013/06/09(日) 01:34:38|
  2. 短篇隨筆
  3. | 引用:0
  4. | 留言:0
<<八月新刊-UL小說本【那晚,飼主與寵物的二三事】 | 主頁 | 絲襪>>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akuyo147.blog132.fc2.com/tb.php/60-6a98889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望月朔夜

Author:望月朔夜
明明有梗可以出本的
為什麼老是在出周邊呢ˊˋ?

最新文章

類別

未分類 (2)
新刊試閱 (12)
周邊介紹 (22)
CWT相關情報 (1)
ONLY相關情報 (0)
其他綜合場次 (0)
短篇隨筆 (9)
社團其他雜項 (5)

搜尋欄

PLURK

Plurk.com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