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omy二律背反-望月朔夜個人

歡迎光臨,請慢坐<(_ _)>

12月新刊- UL小說本【3393年 夏 「靴子」】

未命名--1


書名:三三九三年 夏 「靴子」
作者:望月朔夜
類型:小說
原作:Unlight
取向:女性向
配對: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尺度:十八禁 (購買時請出示證件)
字數:一萬八千字
規格:A5
頁數:50
價格:100元

※Facebook網頁遊戲Unlight衍生作品。
※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女性向十八禁。
※官方設定衍生。
※生前捏造。
※微R卡捏他。
※角色崩壞注意。

以下是兩千六百字試閱...不過還在修訂中,可能會跟最後印出來的有些出入.

==================================================
  事情是發生在我剛升上大尉不久的時候,那時我剛接手騎兵隊,除了訓練新兵之外還有一大堆需要交接的事項,因為艾依查庫不是很擅長處理這類例行程序以及跟那些公務員交涉,所以我把部隊訓練的事情交給他,交涉以及文書資料由我親自處理。
  某一天例行會議結束後,我頂著烈日往宿舍移動。經過機械馬維修廠時,一旁擱置等待組裝的鈑金零件上,依稀可見彷彿要溶化的空氣。斐度的夏季不似南方國家般炎熱,但正午時分仍然能夠感受到陽光的毒辣。雖然如此,為了抵禦深冬的嚴酷氣溫,帝國陸軍的制服還是以深色為主。
  這裡是軍營,就算我的肩背被太陽晒得幾乎要燒起來也不能將制服脫下,但是只要進到宿舍範圍內就沒問題了。我把軍服脫下拎在手上,並且鬆開領帶以及襯衫的第一顆釦子,回到公家配給的兩人一室的宿舍。
  在軍中只有士官長以上的位階才能住在這樣的宿舍,一個房間六平方阿爾雷,以雙人房來說並不是很寬敞,而且衛浴還是跟同棟的其他軍官共用。
  不過不需要跟士兵擠大通舖,還能擁有自己的桌子及置物櫃已經不錯了。
  站在簡易的木板門前方,在握住門把之前,房內傳來一些動靜,我想應該是艾依查庫在裡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今天應該是去城外的營區訓練新招募的士兵,訓練已經結束了嗎?
  但是在我握住鋼製門把時,門鎖零件發出的細小金屬碰撞聲卻讓房內的動靜停止了。
  不可能是小偷。這是我腦中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這裡沒有值錢的東西,我的官階也接觸不到什麼重大的軍事機密。
  會是什麼動物跑進來了嗎?
  也許是吧?今天我比艾依查庫早一步離開房間,可能他沒有把窗戶關好。之前偶爾會有小鳥飛進來吃餅乾碎屑。
  一廂情願地認定是動物跑進來的我扭開門把後,卻發現窗戶是關著的,窗簾也好好地拉上,這時房間主要的光線來源是走廊透進來的光。
  昏暗的房間裡沒有生物的氣息,但我非常肯定房間裡有東西。雖然常聽同僚說營區常有些不乾淨的東西,但我不曾碰過所以都是一笑置之。
  把房內的燈點亮後,擺設跟平常沒兩樣,貼在出風口的紙條正在飄動,顯示房內的降溫設備正在運行。
  燈和降溫設備的開關是分開的,如果不是艾依查庫出門前忘了關,就是這個房間裡有人。
  「艾依查庫?」
  雖然出聲確認了,但是沒有人回應。
  也有可能是隔壁房的人太大聲。雖然這個時間點大多數的人都在食堂,不過偶爾也會有因為任務需求,而跟其他人錯開吃飯時間的情況。
  這件事就這麼擱著吧。也許晚上艾依查庫回來後還可以嚇嚇他。
  正當我這麼打算,而轉身把門關上時,門後面的地上坐著一個人。
  是艾依查庫。
  天藍色的左眼尷尬地盯著我看了一下,又向一旁飄去。
  他的樣子有點奇怪,就算今天真的很熱,臉頰和耳根紅得太不自然,軍服敞開了大半,襯衫釦子也解至胸口。
  我打算開口問他在這裡做什麼時才注意到,他身後藏著我的一隻靴子,大腿上還擱著另一隻靴子。
  為什麼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我的?因為艾依查庫自己的那雙好好的穿在他的腿上。
  至於他拿我的靴子做什麼……看到他褪到大腿上的長褲就知道了。
  「你藏東西的方式真是拙劣。」

*  *  *

後 來 (本篇結束之後的事情)

  在那之後,我還是像之前一樣往本部跑跟那些高階將官周旋,艾依查庫則繼續在城外營區練兵。基本上彼此能見面的時間,只有晚飯過後到隔天起床這段待在宿舍的休息時間。
  艾依查庫看起來沒有任何改變,我不禁懷疑起那件事只是的可怕的白日夢。以他的個性,沒有像小時候那樣整天黏上來實在太奇怪了。
  整理完第二天要帶去圖書館歸還的書籍之後,我轉身面向坐在床邊替靴子上鞋油的艾依查庫。
  「子彈有確實處理掉嗎?」
  那個東西大概是當天唯一的物證,我暗自希望艾依查庫會問我「那是什麼?」,而那東西根本不存在。
  「嗯,我加工成使用過的子彈,丟在靶場了,沒有目擊者。」
  艾依查庫的語氣很平靜,就像平常的任務報告一樣。或許他在生氣,關於我對他動粗跟亂來的事情。……不對,艾依查庫如果生氣的話,跡象會非常明顯。而且真的很生氣的話不打一場大概沒辦法解決。
  我看著艾依查庫如往常凌亂的髮絲,看著他被靴子和擦拭布包覆住的雙手,看著他仔細確認鞋尖髒污是否確實被清除的認真眼神。
  或許"喜歡"的感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吧……又或許根本沒有存在過。
  「艾伯,你怎麼了?」
  「只是覺得,我們真的認識很久了。」
  所以沒有戀愛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除了做愛的時候。那是體內的激素使然,無法避免的事情。
  「喔。」
  艾依查庫將保養完的軍靴整齊地放在床下,然後收拾起用具。
  「要做愛嗎?」
  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經由性愛得到感情是小說和戲劇上才會出現的情結,涉世未深的天真女孩也許還有可能,男人?算了吧。
  「你要讓我上嗎?」
  「不行,明天早上的會議我要提早過去整理簡報。」
  「我要練兵所以也不行。」
  我很後悔為什麼要這樣直接問。這樣的對話跟炮友有什麼兩樣?
  「艾伯想做?」
  「沒有。」

    艾伯李斯特,你到底想要什麼?

  換上棉質背心跟短褲後,我爬上自己的床,側身背對艾依查庫裝睡。並不是刻意要裝睡,而是我知道我今晚大概會失眠。
  「艾伯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舔喔?但是要進去真的不行。」
  艾依查庫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背後讓我嚇了一大跳,剛剛說不定整個人還彈起來。要繼續裝睡嗎?
  「……我真的沒有想要。」
  「所以艾伯你到底怎麼了?」
  「沒事,去睡覺。」
  「你才不是會主動要求做愛的人,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事也沒有,去睡覺。」
  艾依查庫實在很煩人,我把毯子蓋住頭部表示不想跟他多談。
  但卻被他一把掀開。
  「艾依查庫,剛剛才跟你說過,明天早上我要提早……」
  「來接吻吧?」
  我怔住了。
  艾依查庫的提議的確非常吸引人,那是那一天,我想做最後卻沒有實行的事情。不過比起接吻,應該還有其他事情要先說……雖然腦袋這麼想,可是我的視線卻沒辦法從艾依查庫的嘴唇上移開。
  剛才是一起去洗手間做睡前盥洗的,所以吻起來應該是牙膏的薄荷味。不、我們是用同一條牙膏,味道一樣的話應該感覺不出來。
  「呃、果然接吻是戀人做的事情,所以我們做的話很奇……唔!」
  正當艾依查庫讀錯空氣打算要撤退時,我將嘴唇湊了上去。
  艾依查庫的手跟肩膀都微微地在顫抖,既然接吻是他自己提議的,我想這樣應該是很開心吧?所以我握住了艾依查庫的手。
  雖然兩邊都已經不是初吻了,不過親吻彼此是第一次,我想點到為止就好。
  「……艾伯要跟我交往嗎?」
  放開艾依查庫的嘴唇後,他順勢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氣氛跟時機都很到位,不過不是這一句,應該還有前一句唷,艾依查庫。
  「戀人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打算組成家庭的過渡關係。共同生活十幾年對彼此太過熟悉的我們,早已把對方當作家人看待,"交往中的戀人",這種頭銜是多餘的。艾依查庫。」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遊戲娛樂

  1. 2012/10/13(土) 00:34:26|
  2. 新刊試閱
  3. | 引用:0
  4. | 留言:0
<<你今天死掉了嗎? (艾伯R5紀念短文;CWT32無料配布全文) | 主頁 | 8月新刊- DRRR!! 塔羅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akuyo147.blog132.fc2.com/tb.php/47-d930f09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望月朔夜

Author:望月朔夜
明明有梗可以出本的
為什麼老是在出周邊呢ˊˋ?

最新文章

類別

未分類 (1)
新刊試閱 (12)
周邊介紹 (23)
CWT相關情報 (2)
ONLY相關情報 (0)
其他綜合場次 (0)
短篇隨筆 (9)
社團其他雜項 (5)

搜尋欄

PLURK

Plurk.com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