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omy二律背反-望月朔夜個人

歡迎光臨,請慢坐<(_ _)>

4月新刊-DR小說本【Good Night.】

封面-JPG

因為是小說本所以封面圖比較隨意(為何不直接說你懶?)

書名:Good Night.
原作:無頭騎士異聞錄DRRR!!
取向:女性向
配對:臨帝臨
類型:甜蜜搞笑
尺度:15禁?
(雖然他們沒做什麼也沒打算做什麼,不過以那個畫面來說的確是15禁了)
字數:兩萬一千字
規格:A5
頁數:52頁
價格:100元

這本是帝人生日本,不過我沒報上GJ場只好在PF賣...變成遲到一個月.
上面說的本來要畫成漫畫的東西其實封面已經畫好+草稿都已經打到一半了,不過雜事太多估計是來不及.
而且這本有時效性,我不想到夏天還在我攤上看到這個,所以我只印了10本.

4千字試閱請往下看...很少寫小說所以對白多到像劇本真是對不起<(_"_)>


    ※池袋聊天室※

  塞頓:今天變暖了呢。
  罪歌:是春分日
  田中太郎:難得的放假日結果下雨,我整天都呆在家裡ˊˋ
  巴裘拉:假日居然呆在家裡,太浪費了,怎麼沒有約女孩子出去玩呢?

    ----甘楽進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晚安。
  塞頓:晚上好。
  罪歌:晚安
  甘楽:晚上好!我是大家的偶像甘楽唷☆
  巴裘拉:去死吧,
  甘楽:能不能換點別的句子呀,人家都聽膩了…
  巴裘拉:那就消失吧,
  田中太郎:好了啦w
  甘楽:哎呀,有電話。 我去接一下喔~
  巴裘拉:最好不要再回來了!

    *來自甘楽的悄悄話邀請*

  甘楽:生日快樂,帝人君。
  田中太郎:你記得呀? 謝謝w
  甘楽:所以你一整天都一個人在家裡嗎?怎麼不像巴裘拉說的約你女朋友出去玩?
  田中太郎:要期末考了不能給人家帶來困擾吧? 我的生日剛好都是這種時期,已經習慣了。 還有,她還不是女朋友。
  甘楽:『還』就代表以後會是囉w 不過一個人過生日不會寂寞嗎?
  田中太郎:習慣就好,謝謝你的關心。
  甘楽:不然…我請你吃宵夜怎麼樣?
  田中太郎:咦?
  甘楽:今天嘴特別饞呢…你想吃什麼?壽司?火鍋?
  田中太郎:你真的要請我嗎OAO!?
  甘楽:才不是因為你生日只有一個人很可憐呢,是因為我嘴饞。 好啦,你要吃壽司還是火鍋快選一個!
  田中太郎:那我想吃燒肉w
  甘楽:咦?燒肉不在選項裡面啦!
  田中太郎:可是我想吃燒肉…
  甘楽:我跟燒肉的店家不熟啦ˊ3ˋ
  田中太郎:我知道明治通那邊有一間很好吃的店喔~
  甘楽:…好吧,等會在JR池袋站檢票口等你。
  田中太郎:好www

    *關閉悄悄話模式*

  田中太郎:今天有點睏了,我下線休息了喔,晚安。
  塞頓:掰掰
  罪歌:辛苦了
  巴裘拉:掰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甘楽:唉~才剛上線就有工作進來,那我今天就到這裡了唷 晚安w
  巴裘拉:快滾啦,
  罪歌:晚安
  塞頓:掰掰

    ----甘楽離開聊天室----


  結果還是出門了,窩在家裡一整天就是不想弄濕的說。
  帝人走進車站順手拍了拍身上的水珠,一面向檢票口移動一面四處張望著。
  這是假日的晚上,不過不知道是下雨的關係,還是明天是平日要上班上課的緣故,池袋站的人意外的少。雖然說比平常少很多,但還是遠遠超過老家的商店街特賣時的人潮。

  帝人走到一年前跟正臣相遇的那根大圓柱旁。
  應該沒這麼早到吧?最近電車班次也不太穩定…話說回來臨也先生沒有車嗎?車子的話他應該買的起吧?啊,如果是騎機車的話應該蠻可愛的,像是速克達的那種…
  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分神傻笑的帝人,絲毫沒有注意到從後方接近的黑影。接著,瞬間視線變成一片漆黑,同時脖子貼上了冰涼的無機質。
  視線被遮蔽的少年輕嘆了一口氣。「車站有警察喔,情報屋折原臨也先生。」接著蓋在臉上的手掌和脖子上的東西移開了。
  臨也轉身走到帝人面前。「反應跟上次不一樣呢,真是太好了。」
  「因為不是第一次了…這遊戲哪裡好玩了?」帝人瞄了一眼臨也手上的物體,原來是手機。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興趣,這次我沒出聲了,你怎麼知道是我?」一面遠離剪票口,臨也說著。
  「你袖口的毛擦到我的臉頰,而且戒指打到我額頭蠻痛的。」還有就是,你身上的味道…果然是用了橘子味道的香水,而不是喜歡吃橘子吧?
  帝人跟在臨也後方往出口前進,手指邊揉著頭上剛才被敲到的地方。

  「咦~池袋的雨還沒停嗎?」
  「已經下一整天了。」回應著臨也的話,帝人打開傘。「臨也先生沒有帶傘嗎?」
  「出門的時候雨還不大,而且我的工作室離車站很近,所以只要這樣就好了…」臨也把外套上鑲著毛邊的帽子蓋在頭上,不過馬上就被帝人一把拉下來。
  「一起撐吧。」帝人把打開的傘移到兩人中間。

  如果不會弄濕的話雨天還是很不錯的,尤其是晚上。落下的水滴折射著城市的燈光變的閃閃發亮。連地磚也是亮晶晶的。不像老家那裡的小路,一下雨就到處都是爛泥。兩人共撐一把傘肩並肩的走在車水馬龍的明治通。
  「吶,帝人君。給你一個不錯的建議吧。」
  「嗯?」
  「把傘拿高一點。」
  在想為什麼臨也會提出這個建議,帝人看向臨也,這才發現傘骨一直撞到臨也的頭。
  「啊!真的很對不起。」「還是我來撐好了?」臨也抓住帝人握著傘柄的手。
  「不,我撐就好。」帝人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撥開,卻反而兩隻手都被臨也抓住。「可是帝人君從剛才就一直在發呆不知道在看什麼,明明難得出來跟我約會的說。」
  「這不算約會吧?只是出來吃宵夜。然後這裡是大馬路上,可以請你放手嗎?」都被說成這樣了,臨也也只好放手。
  沒料到臨也會這麼乾脆的放棄騷擾自己,帝人抬頭看著臨也,臨也卻別過頭。
  糟糕…惹他生氣了嗎? 明明臨也先生好意邀自己出來吃東西的。

  雨還在下著,綠色的號誌燈持續的帶來車潮並沒有沖走兩人之間凝結的空氣。在號誌燈轉換第三次時,帝人實在受不了沉默的對峙開口了。「那個…如果不想跟我一起吃宵夜的話也沒關係。」
  「我那麼說了嗎?我有說不想跟你吃宵夜嗎?」臨也的聲音聽的出明顯的焦躁和怒意。「走吧,再耗下去店都要關了。」臨也蓋上自己的毛邊帽,離開傘下走在前方。

  帝人默默的跟在後頭,不時看向臨也滴著水的外套。真的生氣了,可是我不覺得我有做錯什麼,我只是想幫他撐傘,而且兩個男的一起出來吃東西一般都不會講成是約會吧?裝高中女生在網路上就夠了,現實中這樣很好玩嗎?

  「相"約"出來"會"面就是約會了唷。約會啦、告白啦本來的意思才不是這麼狹義的單指情侶約會和訴說愛意。約會在英文的用途更廣,在跟生意上往來的對象相約談話也同樣是用約會這個詞…。」
  在臨也用蠻不在乎的語氣自顧自的解釋"約會"的用法時,帝人往前跨出一大步拉住臨也外套的衣襬。
  「臨也先生。」「嗯?」臨也回過頭。「燒肉店到了。」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兩人走到角落靠著牆不起眼的位置入座,並送上菜單和麥茶。拿到菜單後,帝人開始研究起等會要吃什麼,臨也則是擱置菜單把玩起包裝筷子的紙套。
  「臨也先生真的這麼討厭燒肉嗎?」帝人瞄了一眼臨也折的紙星星。
  「說不上討厭,只是燒烤這類的東西對身體不太好,可以的話最好少吃。還有就是我第一次來,不知道要點些什麼。」
  帝人拿起桌邊點餐的紙條和筆開始勾選料理。「那我幫你點好了?有特別不吃什麼東西嗎?」
  臨也猶豫了一下…「不要點魚。」帝人停下手邊的動作。「為什麼?我記得臨也先生喜歡吃壽司吧?」「完整的魚。」臨也補充。
  帝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而臨也的眉頭跟著抽動了一下。「你笑了吧?不准笑!」
  「明明你叫人不准笑是反效果…」帝人掩著嘴忍笑,肩膀不停的抖動著。
  看著帝人忍到快內傷,臨也放棄的看了旁邊。「算了,你笑吧。」
  「噗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到底為什麼會怕死魚眼呀!?」帝人拍著桌子放聲笑出來。
  「我說你笑的未免也太大聲了吧,其他人都在看。」臨也拿起桌上的菜單掩住下半臉。
  「抱歉抱歉,那我幫你點五花肉和培根好嗎?」帝人用鉛筆敲著點菜單考慮著。
  「所以你都點了什麼?」臨也皺著眉頭把帝人手中的單子一把抽過來檢查。
  「怎麼都是些便宜的肉呀?你還真是小家子氣耶。」把鉛筆也搶過來後,臨也豪邁的勾選著價格最高的幾樣菜色。
  「啊啊…和牛好貴的呀…」帝人瞄著點菜單小小聲的慘叫著。
  「又沒要你付錢。」臨也說完就招來服務生點菜。
  「帝人君太瘦了啦,要趁今天把你餵胖一點才行。」服務生離開後臨也笑瞇瞇的對著帝人說。
  「還真是謝謝你呀。」帝人好沒氣的喝了一口麥茶。「燙!」
  「帝人君是貓舌嗎?麥茶本來就是要喝熱的…燙!」
  「還說我,臨也先生自己也是貓舌嘛…」帝人嘟著嘴嘟嚷著。
  這時服務生拿了熱好的炭火放在桌上,並擺上鐵網。「如果需要冷飲的話前面右轉可以自行取用,酒類的話要另外點。」
  帝人站起身。「那我去拿冷飲,臨也先生要喝什麼嗎?」
  「那就先來一壺清酒好了。」「好的。」服務生在帳單上抄寫著。

  …無視我嗎?這絕對是故意的吧?帝人拿起玻璃杯放在飲料機下方,按了按鈕等待果汁注滿。
  等到帝人回到座位上的時候,桌上已經擺了兩盤的生肉以及店家的特調醬汁,臨也正夾起生肉一片片的往烤盤上擺。
  「你都烤你要吃的,我沒地方烤…」
  「分那麼多做什麼?喔!這塊好像熟了…」臨也說完就把肉放進對面座位的碗裡。「第一塊給壽星,生日快樂。」
  「謝謝。」帝人夾起肉,沾了一點醬汁放進嘴裡。真不愧是油脂分布均勻的高檔肉,口感完全不一樣,不過如果再生一點會更軟嫩…
  「不好吃嗎?」臨也停下手邊的動作看著帝人的反應。
  「不,很好吃喔。只是如果是烤到這種程度…」帝人迅速的夾起幾片烤盤上還稍微透著紅色的肉,放進臨也的碗中。「會比較剛好。」
  「喔?」臨也吃了一口。「之前在烤肉店打過工嗎?」
  「老家有親戚在開燒肉店。」帝人接過臨也手中的夾子。「所以讓我來吧,你都已經請客了還這麼麻煩你不好意思。」然後又繼續把生肉放上烤盤。
  「如果是煮火鍋的話我絕對可以弄得比你好吃。」臨也不甘心的表示道。
  「臨也先生真的很喜歡火鍋呢…看著臨也的表情,帝人沉默了一會。
  「那麼,下次一起去吃火鍋吧?」
  「真的!?」
  現在眼前這個表情像剛拿到冰淇淋的小孩的男人,真的是情報屋折原臨也嗎?看到臨也的反應,帝人不禁這樣想著。

  「不好意思。」服務生把盛了酒壺和酒杯的小托盤放在靠臨也那側的桌邊。「您點的清酒。」
  「果然吃燒肉不能沒有酒啊。」臨也把酒倒進杯中,拿起杯子小口啜飲了起來。
  「好喝嗎?」帝人盯著瓷製酒壺上靛藍的釉色。
  「想喝嗎?」「咦?」帝人回過神來,只見臨也把手中的酒杯重新添滿,並湊到帝人面前。「你沒喝過吧?」
  酒的香氣飄進了鼻子裡讓帝人有些暈眩。「不了,我還未成年。」
  「只是一口的話不會醉的。」臨也柔聲的勸誘著,酒杯又靠的更近了。
  「唔…」甘美宛如蜜糖的嗓音,溫柔的眼神,還有嘴角的弧度…這是陷阱吧? 要跳,還是不跳呢?
  「帝人?」

  跳吧。

  帝人慢慢的把嘴唇貼上了杯緣,喝了一小口。隨即抽回身捂著嘴緊皺著眉頭。「…好苦。」
  「本來就是這種味道喔,帝人君果然還是小孩子呢。」
  這是故意在激我的,不要聽。帝人雖然心裡這麼想著,可是身體早就先一步動作,把臨也手中的整杯酒搶過來灌了下去。酒精的刺激讓帝人的喉嚨又熱又辣,眼角泛著淚光狂咳不止。
  臨也見狀立刻把果汁遞給帝人,並且拍著帝人的背。「真是的,喝酒不能用灌的啦…真的完全沒喝過酒呀?」
  喝下果汁後喉嚨的灼熱感緩和了一些,帝人回應臨也的話。「不,小時候在親戚的喜筵上喝過調酒,因為味道像果汁一樣所以不自覺的喝了很多…」
  意外的聽到帝人說起小時候的事,臨也一臉興味的坐回位子上。「然後呢?」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家裡的床上了。」
  「呵呵…是酒醉暴睡的類型呀。」
  「那臨也先生喝醉了的話是什麼類型呢?」
  「是什麼類型呢?那種事我不知道呢…」臨也又重新添滿了一杯酒。
  「臨也先生不會醉嗎?」帝人剝著剛烤好的鮮蝦。
  「怎麼可能,不知道當然是因為…」臨也小啜一口清酒。「我醉了嘛。」

題目:DuRaRaRa!! 無頭騎士異聞錄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1/03/29(火) 12:07:32|
  2. 新刊試閱
  3. | 引用:0
  4. | 留言:0
<<10月新刊-DR小說本【DATE】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akuyo147.blog132.fc2.com/tb.php/15-ff54832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望月朔夜

Author:望月朔夜
關於作者: http://goo.gl/Plq80j
把社團宣傳重心移去同人誌中心了,目前顯示文章剩下公告、短寫&本子試閱

最新文章

類別

未分類 (1)
新刊試閱 (12)
短篇隨筆 (14)
社團雜項 (2)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