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omy二律背反-望月朔夜個人

歡迎光臨,請慢坐<(_ _)>

【置頂公告&表單區】

>>同人誌&商品感想調查<<


*  *  *

通販:

刀劍場景立牌、原創御守吊飾&墓碑立牌
辜狗通販表單
買動漫

2016年以前的既品請在此購買
>>露天拍賣<<

社團販售物>>庫存數量表<<

*  *  *

我的Pixiv

*  *  *

連結用Banner
ddca7f2ad35ab69d82a52cf3d0cd7dd4b078136e-1359882194.jpg
FC2圖片不可直接外連,請使用這個>> http://i.imgur.com/wboaKgG.jpg

*  *  *

  1. 2020/02/12(水) 09:25:14|
  2. 社團其他雜項
  3. | 引用:0
  4. | 留言:3

場景大立牌『枯景與茶室』

尺寸:15x10cm NT.220
CWT47次日首販,第一天沒有唷!
枯景宣
  1. 2017/11/28(火) 20:46:36|
  2. 周邊介紹
  3. | 引用:0
  4. | 留言:0

現世召喚立牌-千本鳥居

鳥居宣
  1. 2017/11/13(月) 23:26:24|
  2. 未分類
  3. | 引用:0
  4. | 留言:0

笑顔が一番だよ。最終的にはね

獻給同在極圈凍土的冷CP居民。  沒想到我自己沒有吃的CP都能掐5800字出來,是否太能掰 ^q^



刀劍亂舞音樂劇-三百年的搖籃曲衍生

大俱利伽羅笑面青江……吧(?),程度在曖昧以上互表心意以下。

有部分私設定跟考據不確實的BUG……請鞭小力一點(艸)

文中對白稱謂會依情況切換,基本上只要有人類在場,刀男就會以歷史人物的名字稱呼對方。補充一下,戰國大名若想表示親近,會以元服前的幼名稱呼對方,這在家臣間尤其常見,同時各家臣也大多有姻親關係。


給沒有看音樂劇的審審的角色介紹:

只有名字出場的德川家康這時還是松平元康
大俱利伽羅=19歲的榊原康政,想裝熟可以喊他小平太,他會炸毛
我們可愛的小竹千代今年7歲
石切丸=24歲的服部半藏正成
笑面青江=38歲的酒井忠次,輩份算是家康的叔叔所以沒人敢喊小平次,這邊用的是小五郎
蜻蛉切=19歲的本多忠勝,戲份比較少沒機會讓人喊他平八郎
千子村正=千子。因為井伊直政才5歲,這時的千子以伊賀忍者的身分在德川家活動,平常在外地收集情報居多,今天剛好回來惹
物吉貞宗=27歲的鳥居元忠
(按姓名出現順序排列)

沒問題的話↓正文開始↓








  永祿9年,清州同盟的第四年,在眾家臣的齊心協力下,松平元康終於平定三河國。現在正是岡崎城新綠的時節,清新的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花香,若不是重兵駐紮,不然還真看不出來這裡是軍事重地。

  這是刀劍男士們長征戰國時代的第二十二年,就連不擅長與人相處的大俱利伽羅也被迫……咳……漸漸習慣軍旅生活。望著滿庭的嫩葉,他發現有個綠衣少年蹲在御殿庭院的草叢中不知道在做什麼。

  「在幹嘛?」

  少年聽見聲音趕緊把手上的東西放下,抬起頭發現是大俱利伽羅,才放心把東西撿起來。

  「原來是康政啊。嚇我一跳,還好不是父親大人。」

  這個少年叫做竹千代,也就是後來的松平信康。

  「那是什麼?」

  竹千代舉起手中的物品,那是一小把紺藍色的美麗花卉。

  「很漂亮吧?」

  「對。」

  「跟半藏眼睛的顏色一樣!我要把這個送給半藏!」

  ——石切丸的眼睛原來是這個顏色?不曾注意過。

  「為什麼?」

  「半藏收到花應該會開心吧?我想看到半藏的笑臉!他最近好忙都不太笑。」

  ——的確,忍者首領忙碌也是理所當然的,自己也很多天沒看見石切丸出來散步了。

  統一三河國之後領地擴大,情報網需要重新編制,尤其新領地的情勢還不是很穩固,更需要大量的調查資料以利之後的管理。

  「你喜歡看半藏笑?」

  「最喜歡了!半藏笑起來很好看!」

  ——笑……嗎?好像一陣子沒看見青江了。

  前年青江順利地依照歷史,讓吉田城無血開城投降後,元康就把吉田城交由他治理,後來更讓他擔任東三河旗頭一職,三分之一個三河國都由他管轄,所以青江大多待在吉田城很少回來。

  ——青江下次回岡崎城的時候也送點什麼給他吧?



  但這個『送點什麼』沒有想像中的容易,而且大俱利伽羅還得應付家康或石切丸交代下來的各種任務,東忙西忙不知不覺就過了三天。

  想起來這件事的時候,他正站在城下町的飾品鋪子前發呆。

  ——這個如果插在他青碧的髮絲上一定很漂亮。

  「大人好眼光,那是加賀國金澤的工匠打造的髮簪。是上個月才進貨的好東西。」

  「多少錢?」

  「如果是大人想要的話,小的可以給您打個折,這樣如何?」

  老闆在手中比了個數字,雖然以元康給的俸祿,這金簪不是他買不起的東西,但日前剛升上旗本先手役(作者譯:家康親衛隊),除了榊原的家室之外還要養五十個騎兵,手邊的錢還是留下來買軍備和軍糧比較恰當。

  「沒興趣。」

  再說,這是女性使用的飾品。雖然青江應該是不會為此生氣,但是就算收下了也不會戴吧?畢竟他現在扮演德川家的武將。

  ——意外地困難啊。挑禮物。

  一無所獲的大俱利伽羅回到城裡,看見蜻蛉切跟千子正在進行對打練習。敞開的紙門內側,物吉幾乎要被堆成山公文掩埋。

  ——大家都在忙……

  本打算安靜離開,但很不幸地,庭中的呼喊讓大俱利伽羅無處可逃。

  「小平太!你回來啦?過來跟我們一起脫嘛!」

  千子村正丟下蜻蛉切,蹦蹦跳跳地靠過來。

  ——真是的,被麻煩的人發現了。

  「……不要那樣叫我。」

  「我覺得很可愛嘛。」

  「不想被你覺得可愛。」

  「你比較想被青江覺得可愛對吧?真偏心。」

  「……」

  ——什……麼……?怎麼會?他為什麼會知道?

  大俱利伽羅十分震驚,這個祕密他連貓咪和小鳥都沒跟牠們說,結果居然被一個大嘴巴知道。

  「啊啊……千子,我不是告訴過你這件事不能說嗎?」

  蜻蛉切收起手中的長槍,走過來把千子村正拉走。

  「我又沒有說大俱利伽羅喜歡青江,我只是說大俱利伽羅想要被青江覺得可愛而已。」

  「意思還不都一樣?」

  ——等一下,為什麼蜻蛉切也……?

  「我好像聽見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物吉貞宗從成堆公文中探出小小的腦袋。

  「……」

  ——不——!這下連物吉都知道了。

  大俱利伽羅緊握拳頭瞪向千子,另外兩個人的口風都很緊,唯獨他完全不可信任。

  「………你………你、要是、敢多嘴、告訴青江,我就、把你、折斷。」

  「唉呀,生氣了。好恐怖唷。」

  千子雖然躲到蜻蛉切身後,但語氣還是一樣輕佻。

  「千子,這種時候你就少說兩句。」

  「吶吶、大俱利伽羅不要擔心,我們都是站在你這邊的喔!對吧?」

  擔心兩人打起來,物吉趕緊放下公文出來緩頰。

  「嗯,對。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跟我們商量。」

  ——煩惱。

  大俱利伽羅的確在煩惱,他實在沒有什麼挑選禮物的經驗。

  「對呀對呀,包含床上的……嗚……嗚嗚!」

  千子的嘴被蜻蛉切一把摀住。

  「千子他本性不壞啦,只是老做一些容易招人誤會的事。可以的話請不要跟他計較。」

  「……禮物。」

  「嗯?如果你是要送禮物給青江的話,那動作得快一點唷,正好今天元康把他找回來。」

  ——什麼!!

  「那就脫吧!把你自己送給他。來一場火熱的……」

  「你要是聽他的肯定會失敗收場。我覺得送食物比較好,甜甜的點心……像是豆大福之類的。」

  擔心千子的不當發言會再次讓大俱利伽羅暴走,蜻蛉切直接插嘴不讓他繼續講完。

  「不過那是蜻蛉切喜歡吃的東西吧?如果不知道對方喜好的話,我覺得送花比較恰當喔。」

  「我只是舉例,又沒有說一定要送豆大福。」

  ——果然還是送花比較好嗎?

  如果是花的話,大俱利伽羅立刻就想到前幾天訓練時,騎馬經過的山谷。小山坡上有棵盛開著火紅色花朵的灌木,那妖豔的紅幾乎要掩蓋掉綠葉。就像之前出陣時,偶然看見青江藏在瀏海下的右眼。
 
  ——就送那個吧。只是那棵樹有點距離,要在天黑之前回來的話現在就得出門。

  「我知道了。……謝謝。」

  大俱利伽羅轉身就往馬廄的方向跑去。

  「我沒聽錯吧?他剛才說了謝謝嗎?」

  「嗯,對。他的確說了。」

  「戀愛會改變一個人。不是嗎?」




  夕陽染上河原,摘了花趕回岡崎的大俱利伽羅,還沒進城就看到竹千代低頭站在矢作川邊。

  ——他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把馬栓好,大俱利伽羅正要上前詢問,竹千代就跑到河堤上。

  「忠次!我做好了!這樣可以嗎?」

  ——忠次……青江他人在這裡。

  青江坐在幾丈外的堤上,他接過竹千代手上的東西。

  那是用生長在水邊的小野花編織成的花環。

  「做得很好喔,竹千代果然很擅長這種事呢。」

  「真的嗎?太好了!」

  看了看抓在自己手上的花,大俱利伽羅猶豫起到底該不該把花送出去。

  「咦?康政?你站在那裡做什麼?」

  ——被發現了。怎麼辦?

  竹千代抓著青江的袖子把他拉過來。而大俱利伽羅下意識地把花藏在身後。

  「馬還停在那裏,康政剛才大概是去視察了吧?因為看見少主在這裡所以過來打招呼。」

  「……」

  正當大俱利伽羅在猶豫要不要順著青江給的台階下時,竹千代發出了驚歎。

  「哇!康政手上拿著的紅花好漂亮喔!是要送給哪家小姐的嗎?」

  「不,這個是……」

  他慌了手腳,他不想在竹千代面前把花送給青江,也錯過把花藏去其他地方的時機,就算現在立刻丟掉也太不合理。

  「是……?」

  看著青江意味深長(?)的笑臉,大俱利伽羅鐵下心。

  「是我要吃的。」

  青江還來不及阻止,大俱利伽羅就把那一整枝的蓮華躑躅塞進嘴裡。

  這下換青江慌了。

  「康政,快吐出來。」

  大俱利伽羅用力的搖頭,並且迅速地把花吞下肚。

  「那個有毒,快點吐出來。」

  「我……吞下去了。」

  因為不確定躑躅中毒適不適合催吐,青江看了一下栓在一旁的馬,再看一下竹千代。

  「竹千代,你先騎馬回城裡告訴半藏,說康政中了躑躅之毒,請他儘速準備解藥。」

  「那你呢?你騎馬帶康政回去比較好吧?」

  「我不能放你一個人待在城外,你快回去,康政我會照顧。」

  「不需要。」

  「我知道了。」

  擔心地望了大俱利伽羅一眼,竹千代隨即跨上馬鞍,穿過大手門往城裡奔去。

  「青江,就說了我不用人照……唔。」

  大俱利伽羅突然感覺到腹部一陣劇痛,跪倒在地上。他緊皺著眉頭臉色鐵青冷汗直流,看起來十分痛苦。

  「想吐的話直接吐出來比較好。」

  大俱利伽羅還是搖搖頭。

  「真是的,等一下不要吐在我身上喔。」

  ——什麼意思?

  青江蹲下來,直接背起大俱利伽羅。

  「放我下來。」

  不理會大俱利伽羅的抗議,也不理會開始聚集圍觀的岡崎城居民,青江就這麼背著大俱利伽羅往前走。

  「雖然付喪神應該是不會死於中毒,不過要是時間溯行軍突襲的時候你動彈不得就糟糕了。」

  青江用只有大俱利伽羅聽得到的音量低聲說著。

  「……」

  「說點話吧?我好確認你沒有昏過去。」

  「肚子痛。」

  「嗯哼,還有別的嗎?」

  「頭髮很香。」

  青江挑了眉。

  「喔呀?看來我背的應該不是大俱利伽羅。」

  「……臭死了。」

  「這才對嘛,伽羅醬果然還是要傲一點不能太嬌。」

  「不要學燭台切那樣叫。」

  「不然你希望我怎麼叫你?」

  「……」




  青江抬起頭看向岡崎城天守,這時篝火剛燃起來,塗了漆喰的白壁被火光和正在沉沒的太陽染成紅色。

  他不喜歡紅色。紅色總讓他想到幽靈寄宿的那赤紅鬼瞳,無時無刻在提醒自己曾斬過什麼東西。

  他討厭紅色。討厭到想藏起來,當作不存在。

  ——偏偏是紅色。

  「……剛才的花本來是要給我的嗎?」

  「……」

  「為什麼自己吃掉了?」

  「……竹千代送花給你了。」

  大俱利伽羅的角度看不見青江嘴角揚起的微笑。

  「那個花環是要給石切丸的。竹千代跟我說,他之前送花的時候,石切丸說那花有毒,因為竹千代嚇一跳就當場丟掉了,所以想再送一次花給石切丸。我剛才在教他怎麼編花環。」

  「……」

  ——毒花,就是我之前看見竹千代在摘的那些吧?我居然跟竹千代做了一樣的事……不、還要更糟。竹千代沒有把花吃下去。

  大俱利伽羅難堪地把臉埋進青江的頸窩。

  「吃醋了?」

  「不是。」

  身體不適的關係,大俱利伽羅實在沒有餘裕多想“吃醋”兩個字由青江口中說出來是什麼意思。

  「還痛嗎?」

  「痛。」

  「欸,別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想點更棒的事吧?你的胸肌正緊貼著我的背,而大腿內側夾在我的腰上,還有……」

  大俱利伽羅還沒來得及叫青江閉嘴,前方就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打斷他。

  「哎呀,看來甜蜜時光要結束了。」

  「找到了!找到了,大人在這裡!」

  一個平民打扮的男性騎馬過來,另一個人駕著木板車跟在後面。騎馬者在青江面前下馬後行禮。

  「酒井大人,我們奉半藏大人之命前來幫忙。」

  ——半藏……是石切丸派來的忍者。

  「中毒的榊原大人由我們護送進城,請您上馬吧。」

  「……」

  「可是小平太很享受跟我黏在一起的感覺。對吧?」

  「閉嘴。」

  「真不給面子,那我就把你丟給他們,我回吉田城了喔?」

  「……不要走。」

  大俱利伽羅沒有多想,也沒辦法多想,他只是很久沒看到青江而已。但看在青江眼裡,這跟撒嬌沒兩樣。

  「嗯哼,總之就是這樣。小平太不想跟我分開。」

  忍者們無奈地對看了一眼。

  「呃……好吧。那麼請您先上車,我等再將榊原大人搬上去。」




  回到城內,兩名忍者幫忙把大俱利伽羅搬下車。青江才進門就看見一臉焦急的石切丸。

  「小五郎,快把他帶過來。」

  房間裡已經張羅好床鋪。青江把大俱利伽羅放在床上後在一旁坐下。石切丸低身查看大俱利伽羅的情況。

  簡單的問診之後,石切丸的臉色不太好,那不是悲傷,看起來比較像是……憐憫。

  「唉……要是可以回本丸的話,請審神者治療是最快的,治療過程也會舒服得多。」

  這時紙門被拉開,開門的人是稍早騎馬的忍者。

  「半藏大人,藥草汁準備好了。」

  「那麼、小五郎,請你迴避一下,我想康政會想要保留他僅存的一點尊嚴。」

  「可是聽起來好像很有意思。」

  「酒井忠次。」

  石切丸散發著不可忤逆的威壓。

  「好吧。」

  被趕到門外不夠,青江還被要求到二之丸另一端的屋敷待著。約莫一個時辰後,石切丸出現在廊上,頰邊還滲著薄汗。

  「治療結束了,因為耗損不少體力的關係,大俱利伽羅現在有點虛弱。青江你就待在岡崎照顧他一兩天吧?元康那裏我會去說。」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貼心了?」

  青江瞇起細長的鳳眼,對於臨時追加的工作感到不滿,但石切丸只是苦笑。

  「哈哈哈,我不是一直都很貼心嗎?不過請你留下來,是因為我現在真的抽不出時間照顧他。」

  「好吧,就賣你一個人情好了。」

  「喔呀?你確定不是我賣你人情嗎?」

  ——多管閒事。

  青江皮笑肉不笑。

  「……真是的,現在到底還有誰不知道?」

  「呵呵呵,有人雖然話少,但完全藏不了心事嘛。」




  回到剛才的房間,躺在被窩裡的大俱利伽羅聽見紙門拉開的聲響,輕輕轉過頭來。他的神情平靜,但是臉色相當蒼白。看見進來的人是青江,他又翻身倒回去。

  「怎麼你看起來比剛才還糟糕啊?」

  「鬼……鬼半藏。」

  大俱利伽羅咬牙擠出這幾個字。那是服部正成的一個綽號,雖然本來是指在戰場上的勇猛表現,不過大俱利伽羅這時的意思大概是說石切丸跟鬼一樣可怕。

  「說話很吃力的話就別開口。」

  「……還好。」

  青江坐在床邊,撿起擱在榻榻米上的字條,那是石切丸的筆跡,內容是照護的注意事項。

  「我看看……禁止劇烈活動。禁食一天只能喝水,第二天可以開始吃稀粥。藥草汁早中晚服用一次。若還有痙攣症狀請儘速通知我。……痙攣?」

  「就……肚子痛。」

  「現在還痛嗎?」

  「不痛,我要睡覺。」

  「真的這麼累啊?你是被石切丸了什麼事嗎?」

  雖然理智上知道這只是青江隨口的黃色玩笑,可是被這樣意有所指,大俱利伽羅還是生氣了,但比起生氣更強烈的感覺是……心痛。

  「出去。」

  「啊啦、生氣了嗎?可是隊長大人特地要我留下來照顧你唷。」

  「……你不走我走。」

  大俱利伽羅掀開被子起身,還沒站起來就被青江一把按回床上。

  「你的身體狀況還不能起來。」

  他扭動肩膀想掙脫,但現在身體還沒恢復,這只是徒勞。

  「剛才的玩笑是我太過頭了,我道歉。」

  「……讓開。」

  ——太近了。

  大俱利伽羅可以清楚感覺到青江的氣息吐在自己臉上,他們近到幾乎要貼上對方的鼻子。他撇開臉,儘可能讓自己看起來不要有太大的反應,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希望自己狂跳的心臟可以暫時停下來。

  「就這麼討厭我嗎?」

  ——怎麼可能……我……

  大俱利伽羅想反駁他的話,回過頭來卻對上青江的視線。

  「……」

  倏地,大俱利伽羅的神情變了,停止掙扎,平靜地看著青江。他低著頭撐在自己身上的關係,平常貼著臉頰青碧色的長瀏海落在自己的耳旁,赤紅色的右眼也一覽無遺。之前不要說盯著看了,青江根本不會讓人這麼靠近他的臉。

  本想惡作劇吻上去的青江,發現他正盯著鬼瞳看,趕緊起身。但大俱利伽羅從被子裡伸出手來,抓住青江的衣領不讓他退開。

  「……我不討厭你。」

  「放手。」

  「……」

  「……不要看。」

  青江索性閉上眼睛。

  「很漂亮。」

  ——漂亮?那簡直是離我最遠的形容詞。為什麼?

  笑面青江討厭自己,討厭自己的外表,討厭自己做過的事,甚至一度想成為別人。但他看到了鬼瞳居然覺得自己很美?完全無法理解。

  雖然覺得有人喜歡自己是很奇怪的事情,但青江對“被某人喜歡”的這種感覺並不討厭。

  「唉……」

  他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睜開眼睛。

  「你是因為我的紅眼睛才選了蓮華躑躅嗎?還好現在是春末,要是秋天的話你不就得吃彼岸花?」

  「我知道彼岸花吃了會死。」

  見青江似乎已經打消逃走的念頭,大俱利伽羅放開他的衣領。

  「你是單細胞嗎?」

  「人類應該是多細胞生物。雖然我是刀。」

  「真是的。」

  大俱利伽羅笨拙得很可愛。

  ——就跟他交往看看吧?

  既然還得待在這裡五十年,試著活得更像人類也無妨。

  「你以後再也不要送什麼禮物了。」

  青江伸出手指把大俱利伽羅的嘴角往上戳。

  「笑容才是最棒的唷。」







=END=









  1. 2017/11/02(木) 04:32:46|
  2. 短篇隨筆
  3. | 引用:0
  4. | 留言:0

蓋被面紙布包

尺寸:12x10公分 (手工車縫有誤差)
價格:150元

刀劍亂舞-三条款:
6t5OV06Qc54BHolml47B.jpg
q5O9YnW0mlSxDkqyl47B.jpg
13w0EymaTDwCyUJPl47B.jpg
1ws5YAsFpX4pzY79l47B.jpg
3GbB9oXQs0imJhzyl47B.jpg
ghfgkbWSSVdlPvVHl47B.jpg


陰陽師-山兔款:
2nYYpV7tLSzfnBQKl47B.jpg
2IFXGisBoinq6vITl47B.jpg
jIf3odVjcnsfcvRTl47B.jpg
48aYB0mjBubn6L9yl47B.jpg
B6mGMe6ypp7Npl9yl47B.jpg
  1. 2017/10/26(木) 09:11:01|
  2. 周邊介紹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下一頁

自我介紹

望月朔夜

Author:望月朔夜
明明有梗可以出本的
為什麼老是在出周邊呢ˊˋ?

最新文章

類別

未分類 (2)
新刊試閱 (12)
周邊介紹 (26)
CWT相關情報 (1)
ONLY相關情報 (0)
其他綜合場次 (0)
短篇隨筆 (10)
社團其他雜項 (5)

搜尋欄

PLURK

Plurk.com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